哑泫

暴躁文手
更新一般在周五五点以后
兼职沙雕博主和起步画手

圈名叵言或西瓜,一般被叫做老言或老瓜
随你怎么叫啦,我不介意

咕咕咕咕咕咕

感谢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山Q!【发出雷总的声音】

不喜欢我……那就不喜欢呗。

#对立阵营警告!#

【仿生人领袖!马库斯/人类卧底!赛门】

#重要角色死亡警告!#

#流血、背叛等警告!#

☞脑洞来自《落水狗》

————————

“我是警察。”

“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

“我是警察。

————————

发现基本上大家的脑洞都是赛门和马库斯同阵营,的确这对cp很难搞对立。所以就脑了一个。(?)

依然是记梗性质的。只是简单讲一下上面的故事。看过《落水狗》的可以不用看了,写的绝没有电影好。只看看图大概理解一下意思就好,看文我怕丢人( ´•̥̥̥ω•̥̥̥` )。下面的东西只是给没有看过电影的人了解一下剧情的。

————————

    仿生人革命开始由诺丝引导,走暴力路线。人类警察丹尼尔和弟弟赛门在和仿生人战斗过程中身受重伤。赛门受伤相对较轻,家人倾家荡产将其身体替换成仿生义肢,只保留人类脑部,但可以和仿生人一样接收和搜索信息。由于救治赛门已经是家人经济能力的极限,丹尼尔只能一直靠机械保持植物人状态。

    获得新生的赛门对丹尼尔感到异常愧疚,他决定要靠自己的能力救醒丹尼尔。为了攒够钱,赛门接受了警局分派的卧底任务——他是唯一合适的人选。卧底期间,局里将会资助赛门的家人并供丹尼尔使用高价维生器械。如果事成,奖金足够让丹尼尔再次醒来,并恢复家里原来的经济状况。

    赛门在城里转了一周,终于找到了耶利哥。这时仿生人的情况不容乐观,诺丝的纯暴力路线使仿生人伤亡惨重。赛门进入耶利哥不久,马库斯就来了。他带领大家偷袭了模控生命的仓库,获得了足够的资源,因而被推为新的首领。赛门则通过他出色的能力和高效成为马库斯的左膀右臂。原先的领袖诺丝成为辅助,鸽派代表乔许也时常为马库斯提出行动设想。

    赛门永远是无条件支持马库斯的那一个,他们在合作和相处时逐渐建立了感情。赛门时常忍不住偷偷看马库斯,看那个英俊而优秀的出色领袖。他也时常能感到来自马库斯的目光,这让他心里如同烈火灼烧,心脏滚烫但疼痛万分。

    赛门想要靠近,他快要想疯了。每次马库斯看向他,露出微笑,他就会控制不住地想要马库斯,想要他的一切——但是他不能。

    他妄想过和马库斯的未来,但是未来从不见光明。他的身份像个溃烂隐疮,不碰它只会阵痛,一碰就流出血来。

    某天傍晚他们在耶利哥的天台上聊天。底特律罕有这样漂亮的夕阳,夕阳中的马库斯仿佛神一般——他是赛门的神。而现在他的神向他凑近了,且越来越近,直到毫无疑问的超过他们应有的距离。马库斯的呼吸触到他的脸上,目光向下滑落,有重量一般停在赛门的唇上。

    赛门的脉搏调节器发了疯。

    吻他。赛门的渴望在尖叫,他想要这个,想要得浑身都开始发疼,心脏紧缩。马库斯的手几乎就有触到赛门的手,如果赛门稍稍一动,就是默认了马库斯可以连接他。

    眼前就是那梦幻的伊甸,而赛门所要做的全部只是轻轻朝马库斯挪一下,就可以一脚踏进去,走向他的神和只属于他们的花园。

    但是。但是。但是。

    赛门知道不可以。也知道为什么不可以。

    他向后抽身。

    “你是唯一可以带领我们的人。”赛门控制住声音的颤抖,“无论你去哪里,我们都会追随你。”

    马库斯僵住了。他那双美丽的异瞳望向赛门,赛门意识到马库斯受伤了。犯下天大错误的卧底浑身浸在夕阳里,但血液却冰凉无比。

    就是这样了,就只有这样了。

    像有钢丝扯住他的脖子往后勒,赛门没有办法呼吸。

    他找了个理由逃走了,马库斯愣在他身后。赛门此时仿佛那个爱上了人类的悲惨人鱼,失去了声音,没法传达爱情,且因为命运的诅咒,每向前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

    仿生人革命逐渐走上了正轨。人类政府气急败坏,向警局施压。赛门的上司则警告赛门,如果胆敢继续帮助仿生人而不做分内的事情,就停掉丹尼尔的呼吸机。

    好吧。赛门想。那就给这件事一个了结吧。

    这个想法从他脑海里冒出来,在他心脏上开了一枪。

    耶利哥的资源渐渐不够用了,赛门知道马库斯最近又要策划一次偷袭。他们将在模控生命的仓库附近集合,没有意外应该不会触发警报。

    赛门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意外。

    警报如期响起。大楼内的保全训练有素的冲出来,偷袭小队分崩离析。马库斯被重点攻击,一个队的人向他围上来开了枪。

    赛门想都没想就挡在了马库斯面前。

    紧接着就是一片混乱,他听见很多人的喊叫和枪声,还有滋滋的电流声。他费劲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那是自己的身体发出来的。底特律的云在他眼前一晃过去,然就是铺天盖地朝他落下的雪。他倒在地上了。

    又要死一次啊。赛门想。

    他陷入了休克。

    “赛门!赛门!”

    是马库斯。赛门尽力睁开眼睛。他们在一个仓库,暂时安全的地方。

    马库斯捧着他的脸,赛门看见他眼里的慌张,才突然间感到恐惧。

    我不想离开你。

    “不,赛门!别离开我!”

    我不想离开你。

    “赛门!”

    “马库斯。”赛门在哆嗦。他的机体破损太严重了。底特律的雪为什么这样冷?

    “马库斯,我害怕……你能……抱着我吗?”

    马库斯搂起赛门,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赛门看见他满手的蓝血慌了一下,才后知后觉地反过来,那全是自己的血。

    “别怕,赛门,别怕。”马库斯安慰他,“这事情不对劲,我们中一定有一个叛徒。等我把他找出来,随你怎样处置,只是别离开我,赛门,求求你。”

    赛门沉默了。他望向马库斯。

    马库斯的手很暖和。他想。

    然后赛门的脑子就空了下来。他拒绝再去想别的事情。再给我一小会儿,再给我一小会儿,我就要死了。他向自己冰冷的运算程序哀求到。

    枪声突然大了起来。紧接着就是门被甩开的一声巨响。

    诺丝和乔许。

    赛门看见了那一头漂亮的长发,和一只乌黑的手枪。

    “叛徒!”她咬牙啐到,举枪指向了他的头。

     赛门的头被轻轻放下了。马库斯站了起来。

    “诺丝?你在干什么?”

    “他并非PL600。”诺丝冷酷地说道,“他是个人类警察!我刚刚击毙了一个保全队长,连接到了他的通讯。他是唯一我们不知根知底的人,装的真像啊,我真是没想到。”一声轻响,她把手枪开了膛。

    几乎与此同时又是一声轻响,马库斯举枪指向了诺丝。

    “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他平静的说。“赛门刚刚救了我一命,我敢保证事情不是这样的。”

    “马库斯,把枪放下!”乔许低声喝道,“这是真的。”

    赛门的处理器在嗡嗡地响。他看着马库斯。

    要结束了。

    “一定是搞错了。”马库斯不为所动,他没有看乔许,仍然盯着诺丝。

    “别傻了。让我杀了他,马库斯。”诺丝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

    “如果你开枪,我敢保证下一秒死的就是你。”马库斯的目光沉下来。

    乔许突然刷地抬起手臂,马库斯朝他望去,看到了一个漆黑的枪口。

    “我们的同胞正在溃败!”乔许的情绪决堤了,“你还在偏袒他吗?马库斯!让诺丝杀了他!如果你开枪,我也会杀掉你!”

    马库斯没有说话,他重新望向诺丝。诺丝拿枪的手颤抖起来。赛门竭力调出自己的发声器,他来完结这一切吧,断得更彻底些反而有好处。他费力地抽出枪来,缓缓抬高,指着乔许的头。

    “别碰马库斯。我——”

    “砰!砰!砰!砰!”

     诺丝开枪了。

     马库斯和乔许也是。

     包括赛门。

    诺丝和乔许倒下了。诺丝的手在哆嗦,只打中了赛门肩头。赛门蜷成一团,马库斯捂着伤口朝他匍匐过来。他被打中了心脏下方,没有太久能活了。

    “赛门。”他喊他,费尽最后的力气曲起腿,用手捧住赛门的脸。

    “赛门。”他还是在喊他。

    赛门的脸上一片潮湿。他以为那是血,但那不是。那液体是透明的,在他脸上划出一道痕迹来。

    马库斯抱住他。
   
    “赛门。”
   
    “我是警察。”

    赛门的发声装置漏出沙哑的电子音。他向上伸出手,像是要朝拜那样,又或是想碰碰马库斯的脸。但最后只是抓住了马库斯的上臂衣服。他急切地看着马库斯的眼睛——他需要看着他的眼睛。这是最后一件重要的事,他必须做好。

    “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

    马库斯颤抖起来。

    赛门感到有液体滴到他的脸上,透明,但是滚烫。他的心脏被这泪水一下一下地划出伤口来,汩汩地,涌出人类那鲜红的血。

    “我是警察。”赛门坚持再说一次。他在战栗,害怕的厉害,他就要面对马库斯的怒火了。

    一把枪抵到了他的脸上。

    “别开枪!把枪放下!”

    太迟了。赛门模糊中听见保全部队的声音。没有什么事情是来得及的。

    “为什么要道歉?”

    马库斯的枪口在哆嗦。
  
    “再说一遍!把枪放下!否则我们要开枪了!”

    “你为什么要道歉呢?”马库斯的眼泪砸在赛门脸上。赛门看着他。马库斯的左手还是捧着他的脸,右手却握着他的枪。他没有开枪,但也没有放下。那枪就只是抵着赛门的脸,力道很重却仍迟疑不决。

    保全部队的枪口尽数朝着仿生人领袖抬起。

    “砰!!”
 
    为什么要道歉呢?本来就是为各自的阵营做正确的事情。赛门是人类英雄,他是伟大的。他的故事会被写进课本,和历史上所有的伟人一起。

    从头到尾,他只犯了这一个错。他爱上不该爱的人,但这实在是无法避免。

    为什么要道歉呢?马库斯当然清楚。他在最后一刻知道了赛门爱他,但也就仅仅止步于此了。

    这是两个人犯了同一个错的故事,被别人用一声枪响结束了。很多事情来不及理清,很多话也来不及说明白,但是故事已经戛然而止了,所以连怨恨和原谅的余地都消失了。

————————
*行吧,这篇算是结束了。
*写得超烂,电影原片比这个不晓得好看多少。本来只是打算简单写三行说一下剧情,结果写着写着爆字数了,老毛病。
*p1的赛门是Mr. Orange枪杀Mr.Blond的那段。但由于我写的时候是晚上一点半,困得要死,实在懒得安排那段了。本来应该有康纳和其他人的戏份的。
*这只是一个记梗,其实记梗都不太算,算个脑洞吧。只是平铺直叙,剧情逻辑以及文笔都没有经过润色,修辞只是习惯性加的。本来台词都不应该有,但是写着写着没忍住。还有好多好多的细节都没写,目前就这样吧。
*实在太菜了,最后的冲突部分也没有好好写一写。逻辑和节奏都硬伤,搞得都不像随便的记梗了,人不人鬼不鬼。我对不起这个梗。但是我本来目的只是发个图啊,离题太远了。

评论(7)
热度(55)

© 哑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