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泫

暴躁文手
更新一般在周五五点以后
兼职沙雕博主和起步画手

圈名叵言或西瓜,一般被叫做老言或老瓜
随你怎么叫啦,我不介意

咕咕咕咕咕咕

感谢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山Q!【发出雷总的声音】

不喜欢我……那就不喜欢呗。

Euclid级SCP(仿生人)!马库斯/D级人员(人类)!赛门

P2有未遂non-con,一样有血。是抹布×赛门,露了个鸡头。接受不了最好别点。

P3P4无血版本。

是我一篇SCP基金会au,已经写了10000+。还有好多内容没塞进去。
【加一句,这篇设定我自己超级喜欢,费了好多精力在上面,改格式改得头都大了。我也很希望大家能喜欢,然而似乎并没有太多人喜欢的样子……唉。】

两张画风不一样。我是个小菜鸡,画画这种东西没人教过我,风格还没定型。我会自己慢慢摸索的,大家先凑合着看看吧。

天天画傻白甜甚至还写了篇甜文的我终于暴露出我是变态的本质。以后还会一路变态下去,请受不了我的朋友赶紧取关,开始。

简单说一下。马库斯是发明家卡姆斯基送给朋友卡尔的仿生人。卡爹这里没有把技术发展起来,就造了几个自己爽爽。卡尔死了之后马库斯在镇上闹出了动乱,被收容。这是收容事故#200-1。他被收容了之后为了越狱闹出来几次大事,但因为他非常具有研究价值,还是被留下来了,但需要每天清除记忆。马库斯每天清空后戒备心很强,不信任任何人。但奇怪的是赛门能够和他沟通,而且每天都可以成功建立友谊。

赛门是D级人员,至于他为什么变成D级等发出来再说。有过重大创伤,总的来说是一路惨到家没人对他好过还攻击压迫他。他这辈子唯一得到的温柔以待来自于他看管的那个每天失忆的怪物——马库斯。

因此这算是一个相互救赎的故事。结局我还举棋不定,但已经大差不差了。

这里剧情是赛门被另外几个D级围在厕所里试图【】,但由于阻止及时没有得逞。赛门肩上那个咬痕是旧伤,有前情故事。p2上方是穿衣服的赛门露出那个咬痕来。

马库斯很生气,非常生气。赛门遭到这样对待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马库斯(还有一部分就是他长得好看),但他什么都不肯和马库斯说。马库斯舍不得生赛门的气,但对那些伤害他的人出离愤怒。然而他尽量控制住自己不对赛门表现出来。赛门因为是D级根本没得到很好的治疗,马库斯坚持凑过去帮他消毒。

方式是,呃,舔。

马库斯是没抱什么心思的,他又不懂。但赛门就......

行吧,大家都懂。

————————

这篇我写了大半个月了。本身这对就不很热,和scp圈重的就更少了。我不指望热度,发出来是为了自己爽的。如果还有喜欢的人我就尽量写快点,暑假结束前发。没人喜欢就等我慢慢磨吧,总有一天会写出来的。

评论(30)
热度(136)

© 哑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