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泫

暴躁文手
更新一般在周五五点以后
兼职沙雕博主和起步画手

圈名叵言或西瓜,一般被叫做老言或老瓜
随你怎么叫啦,我不介意

咕咕咕咕咕咕

感谢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山Q!【发出雷总的声音】

不喜欢我……那就不喜欢呗。

*末日丧尸AU!

送给 @Stey👻 !

是我那天和你聊末日梗的时候脑的那幕丧尸!估计有生之年看不到你写了,但自己还蛮喜欢。但没时间上电脑画了,就地摸了①个,写了点这部分剧情。有仏英夹带。中途被我妈踹门搜了两次险险躲过,拍照的时候手都在抖,淦哦。

希望你能开心点!为喜欢的东西付出是件很伟大的事,要坚持下去呀!啵啵啵(;・`3・´)!

————————

    那根冒烟的枪管收了回去,车里探出了个头来取而代之。那辆小破面包还在缓缓往前开,那人一头褐发,像女王检阅似的把手从钉了木板的窗户里费劲伸出来朝他挥着。

    “哟!”那颗头说,“受惊了吧,抱歉啊!”

    罗维诺被血糊住了眼睛,睫毛沉重地黏在脸上。他费劲地提着那根水管,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对方的脸却于事无补。罗维诺烦躁地抹了一把眼睛里的血,结果半边脸全给搞脏了。车里的人发出了令人生厌的嘲笑声,随着面包车突突开过来一路由远及近地骚扰着罗维诺。罗维诺啧了一声,但看在对方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还是耐住了性子等在原地,没有直接掉屁股走人。

    面包车的速度慢到吓人,声音还大的像个拖拉机。就在罗维诺觉得它会在开过来的半路上散架的时候,面包车终于排除万难停在了他的面前。车门发出好几声嘎吱巨响,轰一声被拉开了。里面有个白头发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伸出头来端详罗维诺。

    “这些都是你杀的?”过了一会儿,他抬起一双不同寻常的红色眼睛饶有兴致地望着他。罗维诺简单点了个头,男人兴奋地朝车里怪叫了一声。“牛逼啊,弗朗吉,你看这小家伙一个人干翻了七个,你早上被四个围住就叫的和娘们似的。”

    车里传来另一个男人的骂声,“基尔伯特,你他妈还讲不讲道理了,早上要不是你在那莽冲我们会被围住?我一叫又从你那吸了四个过去,要不然你就得被干死了好吗?”

    两个人以堪堪超越幼稚园的水准吵起架来。罗维诺不耐烦地后退一步,满心盘算着偷偷溜走。这时候车里第三个人把头探出来了,正是那个之前手伸出来的。这人长了一双挺好看的绿眼睛,温和地朝着他笑。

    “没事吧?”他问。

    “是你开的枪?”罗维诺觉得他的问题不需要回答,懒得说废话,直接问道。

    “是。”男人耸了耸肩,从车里递了块破布来,“擦擦脸吧,看上去怪傻的。”

    操,什么人。罗维诺没接,反而翻了他一个白眼。对方却莫名其妙笑了起来,对着车里还在吵架的两个人喊了一嗓子,“诶,不然拉他入伙吧?这小孩还挺能打的,衣服也不脏。”

    车里安静下来。罗维诺感到两双眼睛在黑暗中上下端详他,这让他感觉一阵寒毛倒竖。他又后退一步,冲着那个绿眼睛皱起眉来,“你有问过我意见吗?

    绿眼睛这才认真看向他,那目光让罗维诺简直想转身就走。

    “你几岁啦?”半晌他问道。

    “无可奉告。”罗维诺撇了下嘴。

    “你本来出来干嘛的?

    “下楼拿报纸。给追过来的。”

    “你有地方去吗?”

    “……我回家。”

    “回家不是个办法。”绿眼睛告诉他,罗维诺也知道这一茬。“看你这样,是才在这里遇到头波丧尸吧,后面多着呢。你刚从家里出来的?很快就没你家了。”他拿下巴一点附近那块居民楼。好巧不巧,不晓得是哪家的煤气罐突然炸了,轰隆一声巨响,罗维诺眼睁睁看着自己家楼冒出一大团火来。房梁从上面砸下来敲破了楼下的灶,又是一声巨响带火光,几块木头从楼里飞出来。

    “……。”

    “……。”

    绿眼睛手里布都掉了。好一会儿他转头看罗维诺,小心翼翼地问他,“……那是你家?你家里没人吧?”

    “……没,都出门了。”罗维诺叹了口气,水管在手里紧了紧。

    “上来吧,小家伙。”这车里的第三个人,那个“弗朗吉”,终于露了脸。他长了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一头柔顺的金发拢在脑袋后面,却很是煞风景的长了一下巴胡茬。他朝着罗维诺勾手指,“你还怪惨的,走运遇到我们了。来来,哥哥们带带你。”

    罗维诺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绿眼睛,“免了。我不喜欢这胡子佬。”

    车里传来一阵大笑声。那白发男笑声堪称魔音穿耳,罗维诺甚至打了个哆嗦。“弗朗吉”倒也不以为意,跟着大笑了起来,“这小子还挺轴,难搞程度和亚瑟有的一拼,不容易不容易!”

    绿眼睛笑着用肩膀去撞胡子佬,胡子佬不甘示弱地撞了回来。两个人当着罗维诺的面在门口顶顶撞撞,由内而外从浅入深地为他展现了三个人的不靠谱程度。罗维诺这时却没顾上这个,他把胡子佬的话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出声问道:“你们说的亚瑟是亚瑟·柯克兰?”

   三个人全都愣了一下。胡子佬严肃了起来,他似乎回忆了一下什么,朝外走了一步,弯下腰来直视罗维诺。

    “你是罗维诺·瓦尔加斯?”他出声道。

    罗维诺问完也愣了。他其实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问出来,毕竟亚瑟是个常用名,难搞的亚瑟肯定也不止那一个。但罗维诺就是问出来了,似乎还真碰巧问对了。胡子佬能说出他的名字他竟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这才让他觉得莫名其妙。罗维诺脑子里突然多出来一团什么模糊的印象。那团影子一样的记忆在脑海里无声叫嚣了一阵,弄得他头疼得青筋乱跳。他用没提水管的那只手摁住了太阳穴,胡乱点了点头。

    “……亚瑟和你们什么关系?”他好不容易问出声。

    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下,胡子佬最后清了清嗓子,庄重地开了口。

    “亚瑟是我男朋友。”

    旁边两人不知为何互看一眼,似乎又要发出一阵爆笑。罗维诺抿了下嘴。“品味一如既往的差,应该说的是一个人。”

    胡子佬苦笑了一下,他估计脾气很好,还是没有生气。他只是朝罗维诺点了点头,就转回车里了。弄的罗维诺都有些不好意思。

    “安东。”胡子佬从车里说了一句,声音嗡嗡的,“把这小别致拉上来吧。”

    他似乎是叹了一口气。

    被点了名的绿眼睛回过头,上下看了他好一会儿。

    他垂下睫毛点了根烟。烟头亮了一下,随即一只手伸到了罗维诺面前。

    “安东尼奥。”他在一片废土灰尘以及烟气中说道。那双绿眼睛从此有了名字。

    安东尼奥把那把枪拄在门边上,两只手握住罗维诺搭过来的右手把他拉了上来。他很有力气,几乎是带着罗维诺的手臂一提,让他腾越了上来。罗维诺的脚踏到车里铺的毯子上,站定了抽回手环顾了一圈,车里空间还算大,胡子佬坐在后面擦着一把枪,上面缠着一根脏兮兮的红白蓝布条。那个基尔伯特——后来罗维诺知道了他是普鲁士人,安东尼奥则是西班牙人——坐在前面发动了马达。

    ——这就是罗维诺上了这条贼船的全过程。西班牙人伸手太快,搞得罗维诺没来及问出他们是不是干违法乱纪勾当的,这让他后来一度十分后悔。

    罗维诺坐进了车里,望向前车窗。那最后的的夕阳日光金红惨烈,胡乱涂抹进车内。安东尼奥把脸向他转过来一笑,半边脸发亮,半边脸则沉入黑暗。胡子佬介绍了自己叫弗朗西斯,就不再言语。车子里只剩广播里的鼓点在轰然乱响。

    他们一起转头望向前路。车朝着路尽头的夕阳开去,前路一片大好光明。车内放着摇滚来遮掩面包车巨大的马达声,基尔伯特一边跑着调跟着哼一边开车。罗维诺仔细辨认,发现是AC/DC的《Highway to Hell》。

    云厚重得要命,压在天的边角上。夕阳尽头的地平线已经开始渗出浅紫色来。

    夜晚就要来了。他们都这样想着。

————————

    “要变天了。”罗维诺迷糊间似乎听见安东尼奥说了一句。

    “操啊,能不能不要这么俗,你电视剧看多了吧?”基尔伯特在前面打了个寒战抱怨到。

    “明明你才是电视剧看多了吧!”安东尼奥从后面敲了他一记。两人正闹腾,弗朗西斯突然从角落幽幽冒了一句出来。

    “都说得不对,傻子。”

    他把头从两个座位的头枕空隙间伸出来,揉着一头睡乱的毛指向前面,“你们以为那是云?那是灰。前面有一大群,正在狂奔过来。”

    弗朗西斯神色淡定,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放弃希望后的冷静。罗维诺从昏昏沉沉中猛地醒了,一下子出了一身冷汗。前面两个人同时回头看弗朗西斯,他睁着一双没睡醒的眼睛回望,紫色的眸子里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

    摩托男的面罩肯定已经看不清东西了,血刷墙似的一层层糊在挡风玻璃上。他嫌弃地捏着头盔边把它撑起来,甩了甩头,接着看向车内四人。

    弗朗西斯突然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一屁股跌进最里面的位置。罗维诺坐在前面都能听见他呼吸不稳,和刚跑了几千米累到虚脱的人相差无几。

    “……亚瑟。”他从黑暗中出声,声音倒是很冷静,“亚瑟·柯克兰。”

————————

    “怎么办啊,安东。”弗朗西斯焦虑地冲安东尼奥小声逼逼,“我还没告诉罗维诺那小子亚瑟不是我男朋友呢。”

    “你是没告诉?”安东尼奥嗤之以鼻,“亚瑟找不到我们,这个便宜你就一直占下去了。”

    弗朗西斯吸了口烟,脸在火星的光里乍然一亮。他望向篝火那头睡着了的亚瑟,许久没说话。

    “……也不知道哪天就死了,这个便宜就让我占了吧。”他最后轻声说道。

————————

    弗朗西斯漫不经心地从安东尼奥手上接过亚瑟的假证件,打算扫描一下。刚凑到眼前却愣了,手轻微地哆嗦起来。他又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忽的站起身来撞倒了几个小椅子,跳下车狂奔了出去。一时间动静巨大,几乎把罗维诺吓了一跳。

    安东尼奥倒是不怎么惊讶的样子。他回过头冲罗维诺一笑,眼睛里有些意味不明的东西。

    “他们要成。”他对罗维诺说。

    罗维诺心里一动。

    他站起来,拿过亚瑟剩下的证件一看,只见上面的假名赫然写着“亚瑟·波诺弗瓦”。

    “……有够难听的。”罗维诺笑了起来,眼角的弧度难得温柔。安东尼奥望着他,含糊地应了一句,低下头来想着什么。

    他会觉得“罗维诺·费尔南德斯”这名字好听吗?

    安东尼奥自己把这名字在嘴里嚼了几遍,嚼出一嘴苦涩来。

评论(12)
热度(49)

© 哑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