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泫

暴躁文手
更新一般在周五五点以后
兼职沙雕博主和起步画手

圈名叵言或西瓜,一般被叫做老言或老瓜
随你怎么叫啦,我不介意

咕咕咕咕咕咕

感谢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山Q!【发出雷总的声音】

不喜欢我……那就不喜欢呗。

【马赛记梗】四次赛门为马库斯而死,他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五次

想写战争线的赛门在集中营前为马库斯换心牺牲,穿回在耶利哥遇到马库斯的第一天。

一起登上大厦的时候马库斯没有杀警卫,赛门被丢下了。康纳搜查了天台,赛门在他握住自己手臂的一刻用马库斯给他的手枪抵住了自己的下巴。

然后他睁开眼睛,又回到了耶利哥迎来马库斯的那一天。

但这次马库斯不一样了,他走的是和平线。赛门更喜欢这个马库斯,他的温柔和坚定让赛门感到了一点点希望。他全心全意追随着他,祈求这次有个好一点的结局。和平游行开始了,所有人在遭遇暴行时都放弃了抵抗。局势已经不仅仅是不容乐观,人类拥了上来,围住了马库斯。赛门知道只有马库斯才能领导他们,为了马库斯和仿生人的理想,赛门冲了上去,为马库斯挡住了死亡。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他又回到马库斯来到耶利哥的第一天,对着那个警惕疑惑的仿生人,说“欢迎来到耶利哥。”

然而这次又是战争线的马库斯。他和马库斯一起登上斯特拉福德(是叫这个吧?)大厦,马库斯又一次没有杀警卫。赛门在他们逃跑的时候被击中,马库斯搀扶他来到了楼顶。这次又不一样了,赛门望着那个和以前都不一样的马库斯,眼睁睁看着他在诺丝的说服下拿枪对准了自己,然后,砰。

一片黑暗中是又一次,赛门听见一具躯体砸到地上的声音,熟悉地令他作呕。然后第五次,那片刺目的手电光照了过来。赛门在那片光里发着抖,第五次抬眼直视那张脸。

对面褐色皮肤的英俊男人站在阴影里,皱着眉头端详他。

赛门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他总会为他而死,每一次。

他拔出自己的心脏,双手给他安上,然后坐在他的旁边等待死亡。

他在楼顶的脏雪以及弹雨中回想着马库斯的脸,然后将一颗子弹射入大脑。

他在游行中为他冲上前,然后被好几个人殴打倒地。他伸出手徒劳地试图挡住那些人的暴行,死死盯住马库斯离开的背影。蓝血从他的机体破损处流出来,皮肤显影褪去,露出白色的原机体。

最近一次,他看着近在咫尺的枪口,然后转而去看枪口后面的那个人,那个现在站在他对面的人。那个人对他说,他没有选择。手枪发出清脆的开膛声,然后他又回到这里,一切开始的地方。尽管每次都宣判了赛门的结束,梦想和信任被击碎,然后再一次轮回。

黑暗的,没有希望的一条巨轮,所有的人都惶惶不可终日。马库斯摔下来,仿佛赛门的上帝或死神从天而降。

 但他还是对他说同样的话,与以往没有任何差别。

“欢迎来到耶利哥。”

这次我会在什么时候死呢?

在战场上,在楼顶,还是在游行中?

但赛门已经习惯在这时对马库斯露出微笑了。那双蓝眼睛在手电的光亮中变成灰白色,像是他每次死亡前看到的雪。

————————

最后一次的马库斯走的是C菌的和平线。赛门再一次被马库斯丢在了楼顶上。

好歹是没有杀他。赛门握着手枪,在黑暗中计时等待着死亡。但是康纳也没有来。

好吧,他还没到死的时候。赛门心想。

————————

我觉得和平线两个人更容易相爱。在我心里他们哪条线都是相爱的,只是马库斯和赛门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心意,也不敢说。很多的抉择和阻碍导致他们BE很多次。本来想写马库斯每条线都革命失败还死赛门,重复多次都保不住,最后选择C菌式和平才HE的,但是很难写,更复杂。就换成赛门了。

那种无条件的信任,甚至在对方亲手杀了自己后还重蹈覆辙。赛门在等死,他不抱希望。一次次轮回让他觉得自己就是马库斯多出来的那条命,每次危难时牺牲或者挡一次灾。赛门没有一次能看到革命成功,他也不知道每种选择后的结局。他知道马库斯不杀警卫自己有很大可能会死,但他仍然选择沉默,不干涉。对马库斯的决定,他无条件支持。

但在情感上,这样的赛门是不可能更进一步了。只能靠马库斯来慢慢磨,最后发现一切。

先记在这,如果打算开始写了就删掉。

————————

如果全按C菌的写,那就是赛门活了下来,但马库斯和诺丝在一起了。他们在最后时刻接吻,他们的爱情感动了所有人拯救了一切。赛门站在人群中望着他们,没有人知道他做过什么,牺牲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也永远不会有了。那就,淦。我都想捅死我自己。

我再想想吧。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

这篇有名字了。它叫《The Heart of a Broken Story》,也就是借用的那篇有名的《破碎故事之心》。

等我练练怎么写刀。

评论(2)
热度(61)

© 哑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