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泫

暴躁文手
更新一般在周五五点以后
兼职沙雕博主和起步画手

圈名叵言或西瓜,一般被叫做老言或老瓜
随你怎么叫啦,我不介意

咕咕咕咕咕咕

感谢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山Q!【发出雷总的声音】

不喜欢我……那就不喜欢呗。

【警探组/900G/艾伦60】网瘾的养成和戒除(上)

*是沙雕。看到悖悖论发的那个“人类灭绝后机器人和电脑打字交流而且都觉得这样很好玩”的漫画有感。

*又叫《我觉得你需要被电一电》。文不对题,我感觉这除了沙雕其实是个纯谈恋爱的。

*作者cp向:900G/汉康/马赛/艾伦60 注意避雷!主RK兄弟,这次马赛是夹带。几对都还没在一起,汉康900G强制同居中。盖文大量粗口注意。

*网瘾RK兄弟。RK900喜欢收老旧电子破烂。私设巨多,最后有汇总。

*非常我流。RK900一点也不霸总。至少这篇不。这篇的RK900是刚被强制free掉的性能高端社交废,没生活经验的傻乎乎直男小机器人,培养人性中。

*贼长。还有下,那个估计要短很多。这篇涉及艾伦60和警探组两对的hurt/comfort,下篇不出意外会有900G的。

*我家的RK900叫奈哲尔(Nigel),我家60叫伊莱(Eli)。不仅这篇,以后所有RK兄弟相关都是用这两个名字。

————————

Summary:

 

    “我警告你!你再有一次大半夜的蹲在我旁边噼里啪啦的,老子就把你那塑料屁股他妈的踹出去!”  盖文扯着嗓子冲奈哲尔大喊大叫,提着条枕头站在床上企图拿它抽他。他刚出差回来都要累垮了,还要忍受奈哲尔这些鸟事。

 

    “了解。”RK900坐在盖文以身体为圆心,胳膊和枕头长度为半径的圆之外对他说。

 

————————



1.


    “我买了个键盘。”RK900对盖文说。

2.


    这就是这一切的开始了——对盖文来说。

    对RK900来说这事儿开始的还要早,他有天早上半天叫不起盖文,自己一个人去警局的时候突发奇想换了条新路走,结果越走越偏。他最后在一条土路上站住,看着一车猪一边哼叫着一边被拉上高速去,才明白过来自己应该是走岔了。这原本该是条近路的,但是底特律最近改建很大,还有很多新路没有同步上网。自己搜了个谷歌地图就敢出门绕路了,的确有些不够缜密。RK900太过相信网络了,仿生人很多都这样。他才出厂没多少日子,缺乏生活经验。

    RK900开始往回走,同时扫描着路边的景物,打算今晚上传以防他人迷路。走了大约十多分钟他脚下踢到了一个什么东西,RK900低下头去看。

    视觉模组花了好一阵子才反馈信息出来,这可不常见,但绝对可以理解。是那个塑料的小玩意,破破烂烂的,颜色斑斑驳驳,只勉强能看出原来是个蓝色的正方体。RK900圈黄了半天都没看出是个什么来,他蹲下来把那个小东西捡起来,甩了甩污泥放到手上仔细端详。

    “那是蓝牙音响。”

    旁边传来个声音。RK900转过头,一个老头子站在一个小店门口剔牙。其实RK900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小店,那只是一个破破烂烂的棚子,开了个黑洞洞的门。门口放了个玻璃柜子,上面拉着一条铁丝,悬着一些塑料尖叫鸡和盗版奥特曼一类的水货。姑且就算那是个小店吧。

    “仿生人,呃?”RK900还没开口,老头子冲他笑了。他把嘴里的牙签吐掉,转身往店里走,一边走还一边朝他招手。

    “来呀,塑料小伙子。这里面还有更好玩的呢。”

    RK900的LED闪了闪,跟了上去。



3.



    “你再说一遍,他卖你多少?”

    盖文难以置信。他大声嚷嚷,半个警局的注意都已经被他吸引过来了。RK900今天迟到了,竟然比盖文到的还晚。他身上有好些泥点子(昨天下了雨,他在水坑旁边被一个飙拖拉机的溅到了。),而且身上带的钱全没了。

    “150$。”RK900说。

    行了,盖文开始大笑了。什么都拦不住他。所有人在半分钟前那声嚷嚷里就已经听出来他憋着这串大笑的意思了,他就是想让RK900再说一遍,让所有人都好好看个笑话。他,奈哲尔,底特律警局著名高端塑料屁股,今天被路边的老头子驴了。可喜可贺,值得纪念。

    “这他妈就一破键盘!估计都有二十年了!现在还有哪台电脑给你端口插有线键盘的?你的罐头脑子出问题了?”

    盖文一边笑一边羞辱RK900。RK900面无表情,站在那看着盖文笑得喘不上气来。这真是一副典型的小人得志嘴脸,一旁的康纳想到。

    “它是能用的。”RK900坚持到。他挑了盖文笑得差不多的时候说的,成功引发了新一轮的大笑。

    “操啊,你有病吗?就算它是能用,你看哪边还给你配台能用这个的电脑来?”盖文嘲笑他。

    “我自己有。”RK900把手里的黑袋子扬了扬,所有人这才发现它大得不同凡响。

    全场都安静了一秒。因为盖文不笑了。他瞪着RK900。

    所有人都看着RK900,和他手上那个大袋子。然后大家再一起去看盖文。

    “……你他妈究竟花了多少钱?” 他们听见这个人类警探咬着牙问道。



4.



    盖文发工资前三天的午饭和这个月的房租没有着落了。他赌球输了一大票,本来想靠和奈哲尔借钱(当然,有借无还。)度日的,结果奈哲尔现在倾家荡产了,盖文也得跟着睡大街。他和房东好说歹说才得以拖欠数日,第二天臭着一张脸来上班。

    “哟,盖文。”

    盖文不用回头都知道是安德森这个老混球。汉克·安德森就像只大苍蝇,每次盖文身上散发出不幸的屎味,他似乎总会被吸引过来绕着他嗡嗡两声。(非要这样比喻的话,盖文·里德对于汉克来说就是一只巨大的烦人牛蝇,没屎也要嗡嗡叫。)

    汉克从他旁边绕回自己的座位,朝盖文挥了一下自己的餐盒假装在和他打招呼。但那一下已经够盖文看清楚了,那透明餐盒里红的是优质大虾,绿的是小簇西蓝花,裙带菜上有沙拉酱,餐盒里甚至还塞了个溏心蛋。哦,汉克他妈的安德森。他在炫耀,用这个来恶心盖文·没有午饭吃·里德。最恶心的是他成功了。

    “不错的午饭,安德森副队长。不过我怎么没看见肉?”盖文恶心回去。

    “我现在提倡健康膳食。”汉克不动声色,朝他挑了个眉毛。他开始掏口袋,盖文眼睁睁看他掏了半天啥也没摸出来。汉克疑惑地又摸了一下另一只口袋,脸色不由得一变。

    “哦,你现在还提倡戒烟了?”盖文简直忍不住要幸灾乐祸。他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这其实是他自身的悲哀。

    “劝你也及时行乐。”汉克哼了一声,一屁股在桌子前面坐下来。自从盖文和RK900搭档以来,他们的关系迅速缓和,总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虽然还是不怎么样。

    “你家塑料小屁股呢?”盖文问他。每次谈到这个话题,两个人就像两位忧心忡忡的小学生父母。

    “艾伦那边人手不够,他和那个伊莱被调去出外勤了。”汉克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本来康纳不用去的,都他妈怪你家小屁股早上又四处乱跑。他怎么又迟到了?昨天没回家?”

    “……没回。”盖文勉强回了一句。他现在真觉得自己是小学生父母了。

    “你家这台RK真他妈够皮的。康纳从来不晚于八点回家,早上准时上班就得帮你家小塑料擦屁股。”

    “康纳不去凭什么让奈哲尔去?”盖文啧了一声。

    “奈哲尔不是高端型号吗?当然让他去比较多。”汉克望了盖文一眼,开始在抽屉里翻耳机。

    盖文看向在在茶水间外乖乖排队等着接咖啡的RK900,他手里还警惕地提着那个破垃圾袋子——他知道盖文此时非常想把那袋东西扔掉。一大口恶气猛然从盖文心口挤上来。

    “——这他妈到底哪里像个高端型号了?”盖文恶狠狠地低声挤出来这么一句。



5.



    “你给我把那个脏兮兮的破烂丢掉。”盖文对RK900说。

    “不。”RK900说。

    操。奈哲尔开始学会对他说不了,这是今天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盖文·里德瞪着RK900,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RK900抱着他那破键盘,正在一边调试一边往那个破电脑上插。

    “……你他妈要这玩意到底干什么??”盖文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基本上都要放弃了,RK900决定了的事绝对不不会随便更改。更何况盖文还从来没见过他对什么事这么上心过。

    “仿生人也需要娱乐,里德警探。这是我们基本的人权。”

    坏了,奈哲尔居然他妈的开始和他谈论人权了。从没有过的事情,再一次的。第一天这小塑料搭档到警局来,盖文叫他倒咖啡他也一声不吭地去倒来了,很是让盖文吃了一惊,于是他也就没怎么反抗这个搭档安排。盖文本来以为这是个乖屁股,至少比康纳要好欺负,结果到头来却发现是个坏屁股,天天梦游一样的脑子里不晓得在想他妈的什么东西。

    “……你先告诉我你昨晚去哪了?”盖文觉得他们这样子聊不下去,底特律仿生人刚刚解放,这种敏感情况下他还真不好直接反驳。他往奈哲尔桌子上一坐,暂时换了个话题。

    RK900没有看盖文,而盖文觉得那是在心虚。虽然他并不能确定这铁罐头到底有没有这类情感。

    “我觉得我们的搭档关系需要一定的自由,里德警探。”他说,“过度紧密的关系毫无疑问会引起矛盾。”

    盖文几乎要给他气笑了。他回味了一下这句话,怎么想都觉得哪里不对劲。“你他妈到底在哪看来的这套理论?”

    RK900看上去认真回忆了一下。

    “《婚姻与家庭指南》,2035年最新版第119页第七段主要内容。数据显示这本书评分高达8.9,对处理人际关系很有帮助。”

    “他妈的啥??”盖文差点呛着,“你他妈再说一遍?”

    “《婚姻与——”

    “你他妈的闭嘴,傻逼玩意!”

    RK900闭嘴了。人类真够麻烦的,他想,继续调着他那个破键盘。有几个键已经消失了,他开始从自己那个神奇的破袋子往外掏东西。盖文一看,居然是好几个小键盘壳。

    盖文觉得自己已经说不动话了。他拿食指指节抵着太阳穴,觉得想呕。RK900不理他,也不赶他走,就放他在那坐着,自己专心倒腾。盖文头一次感到了什么叫坐如针毡。

    “行,他妈的行。”他最后说道,“我不管你。但这个东西绝不能进家门。”

    这下RK900可停下来了。他放下手里的东西,盯着里德·盖文。

    “你还有什么意见?操,你不会——”

    “作为仿生人,我的夜晚会有大量的空余时间。鉴于我现在和你的同居关系,我想我必须坚持把这些物品——”

    “——操,不行,只有这个绝对他妈不行,我可不希望半夜醒过来有个人对着发亮的电脑屏幕打字——” 

    “我希望你能做出一些让步,里德警探。”   

    “你他妈想得美。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这破搓衣板子撅了!”

    “你不会这样做的,里德警探。你知道这样会大大降低我们默契合作的可能性。权衡利弊,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RK900冷静地反驳道。

    “你们仿生人才他妈天天权衡来权衡去的,我去你们妈的。我说不行就不行,这是老子家,你带着你那堆破烂给我滚到桥洞底下住去。”

    “做不到,里德警探。福勒警长安排搭档住在一起,除了增进感情还有看护的目的。我和康纳会照顾你和安德森副队长的饮食起居,防止你恢复原来极度不健康的生活做派。”

    盖文目瞪口呆。

    “这他妈都什么玩意?把我他妈的当什么?见鬼的福勒——”

    “我想我必须提醒你,福勒警长就在五米外的办公室内。” 

    “操!” 

    “我今晚会将这些物品带回家中。”RK900说。

    “没他妈的可能。”盖文坚决拒绝。

    “这会损害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他妈才不在乎我和你这破塑料屁股的关系!” 盖文怒吼。他注意到奈哲尔的的LED为此黄了一下,一阵微妙的愧疚突然从他心里掠过去。因此他莫名其妙地把余下伤人的话都咽下去了。就这么一秒的空档,小塑料又开始插嘴。

    “里德警探,我必须提醒你我有——”

    “你有什么?小混账,你有什么?”盖文讥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他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望着RK900,看呐,这个幼稚的塑料蠢货打算威胁他呢。这个无聊的傻东西,他是不会成功的。盖文·里德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能威胁到他,这台破塑料可以尽管试试。

    “我有你全部的网页搜索记录。”奈哲尔把下半句话补完,“从2037.11.9你开始使用这台电脑起。包括你在P*rnhub,MEN和ICONMALE①上所有的视频资料记录。”

    ……哦操他妈的。

    盖文闭嘴了。

    他咬牙切齿地死死瞪着RK900,RK900毫不畏惧的看回来。这大塑料块冷静极了,操。而且如果盖文不答应他,他看上去真的打算把自己的隐私公布出去。要是奈哲尔以后还打算要拿这个威胁他,他就得在所有争执前永远闭嘴,永不得翻身②。

    要么就是奈哲尔永远闭嘴,总要有一个先发生的。也许盖文哪天会真的试着让这发生。他啐出好大一声F*CK③,从RK900的桌子上跳下来,故意猛撞了一下RK900的滚轮椅靠背。RK900猝不及防,坐在椅子上给带着滑出去半圈,看起来终于不那么牛逼了。盖文稍微满意了一些,最后狠狠剜了奈哲尔一眼,才转身走向福勒的办公室。

    “这事绝不算完。”他一边走一边回头威胁,“我们走着瞧。操,我们走着瞧。”



6.



    60窝在自己的座位上,LED黄黄的。他刚刚出外勤回来,肩膀上流着蓝血,但没人过去关心他。

    倒不是说底特律警局搞什么小学生式的霸凌,只是60自己也不怎么和大家交流。他来这里大概有一个月了,和大部分同事的交集也只限于见面打招呼。他好像一直很紧张,也挺尴尬的,最明显的就是他见到汉克会躲着走,实在避不过了才会低着头迅速打个招呼然后飞速走开。他尽量抹去自己的存在感,很多人甚至都没发现他受伤了。

    这个月60一直在出外勤。模控地下仓库那事后,他机体上的损坏也就头部的那个大洞而已。RK800造价昂贵,就这么报废可惜了。在康纳的努力下,60被修好了,投放到警局来搭把手。上头完全是把他当做机器在用,虽然这样似乎也没什么毛病。人类总是为了能够再一次弄坏而把东西修好。60一直跟着艾伦队长那一帮人,也没什么防护措施,回来的时候身上有些磕磕碰碰是常有的事。仿生人又不疼又不痒,他本身原也不太在意。

    但今天似乎哪里不一样。RK900分析对比了一下,60的确比平常要看起来难过。电脑上放着他最喜欢的电影,但60明显在发呆。RK900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康纳已经不见人影了。

    “嘿,奈哲尔。”有个人朝RK900桌边走过来。

    “安德森副队长。”奈哲尔停止摆弄手上的键盘——那东西现在已经能用了——站起来朝对方致意。

    汉克·安德森手里捧着杯可乐吸着,奈哲尔犹豫了一下没有出声阻止。副队长打趣似的看了他一眼,转而去端详了他桌上那个键盘一阵。半晌他颇感兴趣地笑了一声。

    “你们仿生人喜欢这种玩意?”他问道。

    “不一定所有仿生人都喜欢。但如果你问的只是我的话,那么是的,我很喜欢。”奈哲尔中规中矩的回答。

    “你要这个到底干什么用?明明触摸一下显示屏就可以传导数据,嗯?”汉克显然无法理解。

    “……这样说吧,”奈哲尔想了一会儿,“这种可以用于输入的低端器械十分低效,但很有意思。它没有任何智能,但却可以完全依靠操作来录入数据。在这种过程中我可以获得非同寻常的乐趣。”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而且它敲击发出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

    安德森副队长“唔”了一声,“盖文不见得会这么想。”

    “我会尽我所能说服他。”奈哲尔坚持到。

    “……好吧。”汉克笑了起来,“也许哪天我会给康纳也弄一个来。不过现在先不急,我找你有点事。”

    “请尽管说。”

    “那个6……呃,伊莱。”汉克拿下巴朝那边点了一下,奈哲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似乎看起来不太开心。也许你应该去关怀一下你的小兄弟。”

    “副队长,我……”

    奈哲尔话说了一半,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打了开来。两个人望去,看见艾伦队长大步走了进来。

    “伊莱?”他环顾了一圈喊道。

    汉克和RK900同时注意到60的LED变蓝了。

    “嗯……?”汉克听上去突然有些揶揄。

    60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艾伦队长。”他站的直直的,看上去像个升旗仪式上的小学生。

    “我记得你受伤了,对吧?”艾伦的声音很大,顿时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望向了60。60一下子局促了起来。

     “……只是小伤,不碍事的。”他低声回答。

    “小伤也需要治疗。你们仿生人又不会自我修复。”艾伦朝着60走过去,“跟我走,去修理中心。”

    60的LED亮蓝亮蓝,还一闪一闪的。奈哲尔都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哦,操啊。”汉克站在他旁边,一边叼着吸管一边笑了起来。

    “我……”60刚发出一个音节,艾伦队长就绕到了他身后。这本来完全没什么,只要60跟着走就完了。但坏就坏在艾伦队长一眼看见了60的电脑——他还把头凑了过去。

    “这是什么?”他好奇的问到。

    “什么什么?”汉克拿胳膊肘拐了奈哲尔一下,低声问他。

    奈哲尔迅速检索了一下,他记得60喜欢的那部电影的部分情节。信息核对后网络给出一个答案,是一部叫做《卡萨布兰卡》的老牌爱情电影。他把结果告诉汉克。

    “他喜欢看这个?”汉克吃惊地吸了一口可乐,“你们安卓的品味还真——”

    “哇哦,小鸡电影?”汉克话说了一半,艾伦队长的声音就响彻了整个办公室。60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这是奈哲尔视角。其他人只能看出60的LED又变黄了。

    “这——不是——小鸡电影——”他郁郁不乐地反驳,然而艾伦队长并没有发现这个。

    “我妈特别喜欢看这些。”他兴致勃勃地说,拍了一下60的肩膀就往外走,“走,伊莱。我带你去修理中心。”

    60的LED已经红了一秒了。但他还是维持着基本礼貌:“抱歉,艾伦队长,不耽误您时间了。”他在艾伦身后说。

    艾伦有些疑惑地停了下来。他回头望向60,但60不肯看他。“……我自己回头会去的。”RK800加了一句。

    艾伦皱起眉来,注视了他半晌。

    “……那也好。”他最后说,接着一脸莫名其妙地走了出去。

    “——天哪,真是惨剧。”汉克在他旁边哼了一声。60重新坐了下来,这次他浑身僵直,双手放在膝盖上。LED时不时甚至会红一下。

    “听着,奈哲尔。”汉克叹了口气转向RK900,“你的小兄弟现在需要人安慰一下。但这种情况我是去不了了,目前能干这事的只有你。”

    奈哲尔思索了一下,又看了看呆呆坐着的60。

    “……好的,副队长。”他说,“你知道RK800 343 248

317-60今天情绪格外低落的原因吗?”

    汉克撇了下嘴,沉默了一会儿。“你有注意到康纳不在这里吧?”他最终开口,“他在任务中也受了点伤,我陪他去过修理中心后就让他回家休息了。”

    RK900有些不理解地望着汉克。

    “伊莱是个敏感的小东西。可能没什么人注意到,但是他一出厂基本上就异常了。他当时过来绑架我执行任务是被迫的,这事情只有我和康纳知道。”他沉吟了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奈哲尔,“他现在恐怕有些心理问题了。我们最好帮帮他。”

    “……了解,副队长。”奈哲尔的LED闪了两下。他再次转头看向60,开始场景预设。

    “还有,叫他伊莱。”汉克转过身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了一句。



7.



    “伊莱。”

    RK900走到了60的桌边。60抬起头,看见他手里抱着他那个蠢电脑,还有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零碎。

    “奈哲尔。”他没精打采地打招呼,“什么事?”

    “你似乎不太高兴。发生了什么事吗?”RK900照着人类相互安慰的社交模板一板一眼地问他。

    60有些无语。“……别读了,兄弟(bro)。”他有些讽刺地说,“你那个模板我也有。”

    “……”

    RK900不说话了。他站在原地重新构建场景预设。

    “真的,你有什么事?我们直接说不行吗?”60有些不耐烦地问他。奈哲尔放弃了,社交过于麻烦,这种事情他还不太干的来。

    “安德森队长叫我来安慰一下你。”他开门见山。

    “……。”60望着他。

    “……RK900不是先进型号吗……即使我知道是假的,你也最好装成出于本意吧。”隔了好一会儿,落后型号RK800闷闷地说。

    “的确不是出于我本意,我没有这方面认知。”RK900坦率地说。他觉得60几乎要对着他翻白眼,但他还是坚持说了下去。“但这是出自安德森队长本意。”

    “……。”60又不说话了。但和刚才的沉默不一样,他似乎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

    “所以我现在来邀请你来共享我的私有财产。一种叫做键盘的低端器械。”RK900把东西放在了60桌上,“我在你们早上出外勤的时候还去弄来了几个游戏碟,都是当年很火的游戏。”

    他先摸出来一个黑黑的东西——60分辨出来那是几十年前的游戏手柄——然后又掏出来一个满是划痕的U盘和一个不知道有多少年头的碟片包。60粗略地望过去,似乎有《我的世界》《暴雨》《黑暗之魂》和几个几十年前流行的超级英雄个人游戏。

    “……这会有什么好玩的?”

    但为了不辜负RK900——或者说安德森副队长——的好意,他还是把手伸向了那堆东西。



8.



    “这……这的确很好玩。”一个半小时后,60结结巴巴地说。他露出十二分别扭的神色,但他眼睛发亮,而且在朝着RK900的破电脑不断瞟。

    哦,他也喜欢这个。RK900心想。这太好了。



9.



    60也不知道从哪儿配齐了一套几十年前的游戏宅套装,他们几乎要出名了。底特律警局的两位仿生人警探游戏上瘾。似乎还不止这些,他们已经转战论坛和聊天室了。时隔多年底特律警局又传来pipikaka的打字声,这让有些快要退休的老警探几乎有穿越回几十年前的错觉。两位RK的全部工作都已经处理好了,大家也不便管他们。盖文这周又被调出去出差,今晚才回来。

    

    “来玩吗?”

    60对路过的康纳发出邀请的声音。他已经在《我的世界》里拼了一个像素艾伦队长出来了,在这方面他奇怪的有天赋。

    “最近有点忙,就先不了。”康纳耸了耸肩,“不过你们逛网店的时候看到有什么评分高的中餐菜谱记得发给我链接。”

    “没问题。”60继续埋头搭他的小方块。他从天上落回地面,康纳发现60搭了个圈把村民和小猪小鸡猫猫狗狗全关在里面,现在一起围着他哼哼唧唧的。

    “哇,这到底——”康纳在入坑边缘摇摇欲坠。

  

    好在这时福勒警长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及时把康纳拉了回来。60一抬头,看见汉克·安德森以及仿生人领袖马库斯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他来干嘛?”他悄悄问康纳。

   

    “我一会儿和你说。”康纳一路小跑了过去。

    “嗨,康纳。”

    马库斯正在和汉克聊天,转过头来和他打了个招呼。汉克朝康纳点了个头。

    “我去看一下那个受了伤的陪伴型。你们先聊吧。”他转身朝走廊走去。

   

    “马库斯。”康纳笑了一下,“赛门还好吗?”

    “不太好。”马库斯忧虑的望了走廊一眼,“在做笔录,我不能进去。”

    “应该没有致命伤吧?”康纳问道。赛门今天和马库斯一起出去的时候遭到了袭击,他为马库斯挡了很重的一棍。他们刚进来的时候康纳仓促间扫描了一下,腿部有很大的创口。

    “没有,但他还是伤得很重。”马库斯叹了口气,他一对异瞳里满是焦灼。康纳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

    “我能理解。你把赛门的通讯端口码④告诉我吧,还有后续问题我会联系他。”

    马库斯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你可以一会儿自己和他要。”仿生人领袖说。

    康纳上下端详了他一会儿。

     “……RA9。”RK800原型机对RK200原型机发出了感叹,“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还没有赛门电话。”

    “……我没有。我也不需要,他天天和我在一起,有什么事难道不能——好吧,好吧。”马库斯抬起手扶住了脸,自暴自弃,“是我还没好意思问。”

    “……。”

    康纳看着马库斯。他那运转飞快的高级RKCPU足足有半分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10.


     现在是凌晨2:48。

     “我警告你!你再有一次大半夜的蹲在我旁边噼里啪啦的,老子就把你那塑料屁股他妈的踹出去!”  盖文扯着嗓子冲奈哲尔大喊大叫,提着条枕头站在床上企图拿它抽他。他刚出差回来都快要累垮了,还要忍受奈哲尔这些鸟事。

    “了解。”RK900坐在盖文以身体为圆心,胳膊和枕头长度为半径的圆之外对他说。

    盖文用最大力气把枕头丢了过去,在RK900的塑料脑壳上着实弹了一下。RK900迅速伸出左手把枕头摁在了自己头一侧,然后用另一只手把它拽进了自己怀里。他用下巴抵着那个枕头,继续噼里啪啦打字。

    室内安静了一会儿。

    “……把那狗屎枕头还给老子。”盖文闷声说。

    RK900闻声望了盖文一眼,LED黄了黄,但还是站起来把枕头还了回去。没想盖文抓住枕头的那一瞬间一拽一带,把猝不及防的RK900整个人拉到床上来。得手的盖文大声发出了胜利的冷笑,迅速翻身把RK900压在了下面。RK900不甚认真地挣扎了起来,两个人在床上扭打了足足五分钟,盖文一屁股坐上了RK900的胸口。

    “我赢了!你这个只会吃鈦的塑料弱鸡!”他把奈哲尔两只手压过头顶,骄傲地宣布。

    “你赢了。”RK900附和他,“现在我可以去玩电脑了吗?”

    盖文·小学生父母·里德目瞪口呆。他望着这个鸡鸡比自己都大的低龄儿童,半晌才从恍惚中找回脑子。

    “当然他妈的不可以,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和你打架?!”他断然拒绝。

    话音刚落人类警探突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嘭”地一声摔在了枕头上,直直瞪着天花板。

    “抱歉。我以为你和我打架只是因为对我的注意力从你身上转到了电脑身上感到不满。”RK900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轻松站起身,“现在我已经满足了你的发泄需求,我要去上电脑了。”

    “操!!!什么东西!你那见了他妈鬼的脑子里到底都塞了些什么玩意!我怎么可能——”

     奈哲尔又一屁股坐回了电脑前开始噼里啪啦。他冷静的要死,盖文突然觉得自己大喊大叫的挺没意思,半途泄了气。电脑发出的荧光照在奈哲尔脸上,他打字打得飞快。盖文看着奈哲尔,室内又勉强安静了一阵。

    “……你到底在看什么?”过了一会儿盖文抱着个枕头爬下床来站在奈哲尔旁边,朝电脑屏幕看去。奈哲尔侧了侧身子,盖文赫然发现他同时开了五个聊天框,还都在不停传消息过来。

    “我操!你到底在干嘛!”

    “练习社交。”奈哲尔回答他。

    “你要练习社交他妈的和老子练啊!跑到网上有屁用!”

    奈哲尔的LED黄了一下,盖文觉得这仿生人今天似乎不太对劲。他诡异地闭了嘴,等着奈哲尔把话说出来。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社交存在问题,里德警探。”奈哲尔过了半晌才说。

    “我如今在网络上练习就是因为这个。”他没有去看盖文。屏幕映在他眼睛里,亮晶晶的、长方形的一小块。

    ——我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里德警探。

    盖文沉默了。奈哲尔依旧不看他,五个聊天窗口的消息同时停下了。

    “……随便你吧。”盖文最后烦躁地挥了挥手,走回床边。他躺下去把被子拉回身上,听见奈哲尔敲键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心里感觉挺不是滋味。



11.



    60又受伤了。

    是另一次他和康纳共同出的外勤。RK900早上被调去和盖文处理另一起案子,事发突然,人手不够,只能让两台RK800一同去协助艾伦队长的小队。60在追击途中被打中了下腹,已经在宕机边缘了,是艾伦探长半扛半抱着把他弄回来的。他的脑袋无力地搭在艾伦的肩上,闭着眼睛急促地低喘着。康纳捂着胳膊跟在他们身后跑。

    “和RK800相容的心脏!快!”艾伦在一大堆人混乱的脚步声中大吼着。他迅速找了把椅子把60放了上去,转身就要去找人。但刚迈了一步就感觉衣角被拉住了。

    他回头一看,伊莱睁开了眼睛,一只手上全是血,红色和蓝色交错混合但不相容。他用那只手紧紧扯着他的上衣不放。

    “队长……。”

    那仿生人用沙哑的电子音就叫了这么一声,然后闭上了嘴。艾伦觉得他看上去莫名有些惶然。伊莱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是望着他,就是望着他而已。但艾伦感觉伊莱在请求什么,用他的眼神。

    “你想要什么?”艾伦问他。

    伊莱露出矛盾又疑惑的神色,似乎“想要”这个词对他来说很难理解。他还是不说话,但是也没有松手。他有些发抖,那点点颤动的触觉通过艾伦的衣服导到他的皮肤上。

    “呆在这里陪他,艾伦队长。我去帮忙。”康纳丢下一句跑了出去。

    艾伦在60旁边蹲了下来,抓着他那只拉着自己衣角的手。他这下能直接感受到60的颤抖了,他的体温调节器似乎也出了问题,手指冰凉。

    “嘿,伊莱。冷静点。”他用力握了握小仿生人的手,希望能把温度和力量传一点过去。60还是不吱声,但他颤抖的幅度小一点了。他一边费力地调节着呼吸,一次一次抬眼去望艾伦,但在艾伦看过去时又垂下睫毛。非常不成功的偷看,但鉴于伊莱正在生死边缘,他做的还算好了。

    “没事,伊莱,看着我。”艾伦不由得出声说。60终于把脸抬起来了,他一边喘着气,目光一边在艾伦脸上上下巡梭。艾伦觉得伊莱看人的时候睫毛颤颤的,他不禁回顾这一个月以来和这个仿生人的相处,觉得自己的心口也有什么跟着颤起来。

    康纳的脚步声在他们身边响起。他迅速跑了回来,手上拿着一颗备用心脏。康纳把那颗心脏往艾伦手里一塞,随即双手将60的心脏卸了下来。

    “快,队长!给他安上!”

    艾伦将手里那颗亮蓝色脉搏调节器推了进去。“咔哒”一声后60的LED迅速转成了蓝色。他紧绷着的身体顿时瘫了下去,但仍紧紧攥着艾伦的手。艾伦将右手也放了上去,拍拍伊莱的手背打算安慰他,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伊莱似乎就误解了他的意思。他的手迅速松开了。

    “……对不起,队长。我只是太害怕了。”他低头冲着艾伦队长道歉,“……我现在就回工作岗位。”

    艾伦张了张嘴打算说些什么,但伊莱已经站了起来,朝自己的座位走回去。艾伦蹲在原地望着60的背影,仿生人手上的那点战栗还残余在人类的手上。艾伦在后面注意到他的LED又变黄了。

    “你不讨厌他吧?”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康纳在旁边问到。

    “完全不。”他疑惑的回答,“是什么让你这么觉得?”

    “不是我。”康纳朝艾伦歪了下头,“我和他有时会共享记忆,你知道。”

    “——他觉得我讨厌他?”艾伦觉得难以置信,“老天,我有时候老看见他在瞪我,我还以为他讨厌我?”

    “……。”其实那是60在偷看,但康纳决定回避这个问题。“我记得有一次你曾经对60的喜好表示过不屑?”

    “我从没——等等。”艾伦陷入了沉思,“你是说上次我说他看小鸡电影?”

    “那不是小鸡电影,艾伦队长。”康纳提醒他,“那是《卡萨布兰卡》,可以称得上是电影史上最著名的爱情电影。伊莱的审美并无问题,他只是很喜欢这类电影而已。”

    “我听说过。”艾伦哭笑不得,“我没有歧视他的意思。就因为这事?”

    “就因为这事。”康纳点头,“他非常喜欢这部电影,有段时间他甚至想攒钱去那里旅游。”

    ——但主要原因并不在这上面。康纳在心里把这句话补完。

    “……他不会本来还想给自己取名叫Rick⑤吧?”艾伦忍了几次,一时没憋住。他问出来了,他真的把这个傻屌问题问出来了。但老天他根本没指望过会得到肯定回答的,这怎么可能——

    “……你怎么知道的?”康纳沉默了三秒,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哦。

    艾伦望向无精打采的60。和上次一模一样,60窝在凳子里。但他没有再看电影了,他在发呆。60的LED黄着,一闪一闪的。

    “这种时候我要是去安慰他该怎么做?”艾伦为难起来,“……如果我要道歉呢?”

    康纳看了看他。“我也不太清楚,队长。”他坦率地说,“我和60虽然有时会共享记忆,但并非同一个人。”

    “你们毕竟是同一型号。”艾伦望向他,“这种时候你会想要些什么?”

    康纳的LED黄了半秒。他无意识地连上了监控网络,看到了刚刚从另一分局办事回来的汉克·安德森。副队长远远的朝这边办公室的门口走来,预计还有四十秒会推门进来。

    “……我会想要一个拥抱。”康纳说。

    艾伦犹豫了。“我真的可以……”

    “你当然可以。”康纳打断他,“目前来看你可能是最适合的人选。”

    ——天哪。

    康纳望着艾伦,而艾伦愣住了。他突然感觉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你说的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他有些费劲地问道。

    “也许是。”康纳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艾伦心里有什么轻轻一动。

    “最好是。”他回以一个微笑,然后转过身,朝伊莱走去。



12.

 

    “康纳?!”

    汉克推门进来了,而康纳正好要出去。他的人类搭档一眼就看见了他肩膀上的伤口,皱起眉来。“——该死,他们又在我不在的时候调你出外勤?”

    “今天是迫不得已,副队长。”康纳解释道,“奈哲尔和里德警探一起去出另一个任务了。我受伤不重,现在正要去修理中心。”

    “需要我陪你去吗?”汉克问他。

    “不用。”康纳冲着自己的搭档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今天还有事要忙。这种小伤我一个人去就行。”

    汉克点点头,“好,你自己注意。”他叮嘱了一句,就拿着文件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康纳推开门走向走廊。

    他并没有朝着大门走去,而是拐了个弯进了男厕所。他走到半路就开始有点喘,加快了脚步几乎跑起来。等到他终于进了一个隔间把门锁上,他的喘息声已经无法控制了。

    60今天被击中的时候正和他保持通感,这是他们研究出来可以提高效率的方式。那颗子弹穿过腹部,然后从RK800的身后飞出去。康纳在那一瞬间感到了60巨大的恐慌——以及濒死。

    他需要点时间调节。那感受使他的脉搏调节器运行过速,呼吸模拟也随之失常。一时间康纳耳边跳动着无数条过载提醒,整个狭小的隔间内就只能听见他的喘息声。

    ——快点正常起来。他想。但是濒死之感如同泥沼,伸出无数只手将他往下拉。停机倒计时飞快的在他眼前闪过,化成一片猩红的数据海洋把他整个人都淹进去。康纳开始耳鸣,在一片噪声组成的寂静中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

    “——康纳?”

    康纳突然听见有人喊他。毫无疑问,这声音是汉克。汉克·安德森。

   “你在里面吗?康纳?”他再一次喊到。汉克的脚步声移过来了。

    “……在,副队长。”康纳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到。

    外面的脚步声落到他的隔间门前,然后停了下来。

    “我看见你并没有往门口走。”汉克沉吟了一下,说道。

    康纳没有吱声。他知道自己的LED在乱闪。

    “康纳,你还好吗?”汉克问道。

    

    很长的沉默。

     “……我没事。”

    “康纳。”

    “我……我没事。”

    汉克·安德森叹了口气。

     “出来。”他说。

    康纳有些踌躇,但听从了。他站起来打开门,朝汉克走了几步。但副队长突然一步向前,用手捞住了他的后颈,将康纳按进了怀里。

    康纳的LED瞬间闪成了黄色。

    “副队长……?”他站得直直的被抱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问道。

    “闭嘴。等我把事情忙完陪你去修理中心。”汉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康纳偏了偏头,像是蹭了蹭搭档的脸。他试图看清汉克的表情,但汉克没给他这个机会。

     康纳的LED又闪了两下,缓缓变成了蓝色。

    “……汉克。”他把脸埋进汉克·安德森,他的人类搭档的肩窝里,闷声说道。汉克感到一双手从自己胁下穿了过去,很慢很慢地搂住了自己的背。



13.



    60在发呆。他还没从今天的经历中回过神来。

    他是死过一次,这没错。但他还是不能习惯这个——你怎么能指望他习惯这个?他是感觉不到疼,但是子弹经过机体时那一瞬间的灼烫他是能感觉到的。那和人类神经所感受到的“热”截然不同,是由一串红色的警示脉搏调节器过速组成的。他被艾伦队长一路连扛带抱地弄回来时脑子里的警报声尖叫着响成一片,倒计时飞速的读秒后退。在人类看来他只是一直愣愣看着空气中的一点,但实际上他是在紧紧盯着那倒计时。

    恐惧让他说不出话来,康纳试图联机安慰他,但RK800-51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一片混乱中他只知道死死拽住艾伦队长的手,那是他唯一能感受到并依靠着的东西。艾伦队长用力握回来,他感激那份力气,让他稍稍能回过些神来面对当下。

    ——然后三分钟前他自己把它放开了。

    不是说他想,而是他不得不。他做这种行为本就异常,但此异常已经非“异常仿生人”的“异常”了。他已经“变人”,拥有更多的自由,但开始走向“情感”这条新路时却面对了更多条条框框。他没有经验,也无法找人咨询——他们三个谁都没有经验。康纳资历算是稍微深些的,但看他和汉克关系至今的进展,60觉得自己还是别学他了。至于RK900,那就更不要提。

    而他现在想念那双手了。

    他从未感到这么沮丧挫败,自从他出厂后还是这第一次。之前他更多感到的是恐惧,跟在艾伦队长身边之后这感觉变淡了,但另外这些灰暗沉重的情绪又接踵而至。他总是怀有期待,但是他总是亲手把那些期待打碎。因为如果真的让它们长大了,碎掉后的渣子就会扎进每一个角落,不如及时止损来得轻松。然而打碎它们总有后遗症,60现在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颤抖。他正坐在座位上,手一直在哆嗦。连带着上臂乃至全身都在轻微战栗。恐惧和沮丧交错在一起,连同失去依靠的无助感——他的眼前又开始冒红色警示了。

    “……伊莱?”

    一只手有些犹豫的搭在了他肩上。

    60猛地一震。他僵硬地回过头去。

    “队长。”他说。

    “你看上去不太好。”艾伦说。

    见鬼,明明这句话和RK900说的差不多,但60心里就是雀跃地不行。他眼前的红色警示消失了,而这就只是一句话而已。

    “你已经是异常仿生人了,我知道这……很难受。”艾伦斟酌着措辞,“你有什么过不去的可以和我说,我会尽量听的。”他觉得什么不太对劲,又补了一句,“我们是队友,伊莱。”

    艾伦注意到伊莱的颤抖自从他把手放上去之后就减弱了许多。RK800坐在那里低着头,圈慢慢蓝了回来。艾伦一时没忍住,手从他肩膀上拿了下来。伊莱有些失落的微微一动,那只手就落到了他的头顶上。

    “还好吗?你在发抖。”艾伦轻轻摸了摸仿生人的头。

    “我……我还好……”伊莱终于说话了,显然语无伦次。他的圈又黄了,艾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他不好。艾伦刚说完那句话之后他突然就哆嗦的厉害。艾伦觉得他看上去像只受伤的小猎犬。伊莱在一切任务中的表现都十分冷酷且优秀,他的这一面对艾伦来说过于新鲜。这让他又没忍住。他总是忍不住。他过来的目的就是这个,也许进度有些快,但他现在决定实践了。

    艾伦队长有些笨拙的把伊莱的肩膀揽进自己怀里。他们胸膛相抵,虽然只是一瞬间。人类警员伸手拍了拍仿生人的后背,然后用力搂了他一下。

    “没事的。”艾伦对伊莱说,又像是解释又像是安慰,“放轻松。”

    艾伦松开了手直起身,朝60笑了一下。60望着他,张口结舌,让他不知怎的竟也有些紧张起来。他最后和60点了个头,说了声“还有事”,就转身急匆匆的走掉了。但他眼角的余光似乎看见60的LED重新蓝了回来,似乎还转得飞快。



14.



    DPD警探盖文·这里德个月活得平静异常。RK900还在管他的饮食起居,但明显婆妈的少了,盖文倒是乐得自由。只是有时候RK900会安静地端详盖文,似乎在分析什么东西,每当看得盖文开始觉得毛骨悚就要开始开口骂他了,他又一屁股坐回电脑前不知道捣鼓什么。

    今天又是这样。盖文本来有一个汉堡的,但奈哲尔坐到他旁边来了,他只好先把里面的生菜揪出来吃,以防奈哲尔又给他报什么倒胃口的营养表。他百无聊赖的嚼着那截毫无味道的生菜,听着嘴里嘎吱嘎吱的脆响,有种自己变成兔子的错觉。而奈哲尔就这么盯着他。盖文瞪回去,嚼叶子的速度不由得慢了下来。

    “里德警探——”

    操,他开口了。

    “他妈的又怎么了?我知道这生菜上有点奶油,可那他妈只是一点点——”

    “我不是这个意思,里德警探。”塑料屁股动动小嘴又把他噎了回去,“我是想问你——”

    “嗯?你最好不要惹恼了我——”

   

    “——我可以邀你共进晚餐吗?”

    ……

    ……老天。

    盖文·里德彻底傻了。他半张着嘴,生菜叶子嚼了一半。三秒后他才反应过来这样很蠢,把嘴里的叶子咽了下去。

    “……你说什么?”他勉强问道。

    “我说,”奈哲尔郑重其事,“我可以邀你共进晚餐吗?”


15.



    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晚上七点一起准时坐在桌前的原因了。

    他们这个月没钱,奈哲尔自己下厨给盖文搞了几个菜。盖文对仿生人的厨艺心惊胆战,但奈哲尔不给他进厨房。

    

    先上的是沙拉,这倒不至于出什么岔子。RK900在锅里煮上了什么东西,转身过来陪他。这家伙穿着黑色高领,却围了条围裙,看起来莫名有些滑稽。盖文一边吃着沙拉一边端详奈哲尔,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仿生人的确是很好看,就这么个蠢架势,系带在奈哲尔腰上一勒,也莫名勒出来些风情。

    说是共进晚餐,但其实还是和中午一个样。盖文咔嚓咔嚓吃着草,RK900在旁边看着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这蠢塑料居然还把灯关了,点了两根蜡烛,弄得盖文尴尬至极。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能抗议的出来,甚至任由奈哲尔把一小束花插在了桌上久置不用的花瓶里。连他的小电脑也合着盖子放在桌子边上。没什么能打扰他们的了,就是他们俩在吃晚餐。

    所以就是现在这样了。外面天色暗下来,厨房里火头旺旺的,正在炖着的东西发出香气。有烛火,有花,还有奈哲尔围着印花小围裙坐在桌边上。火光跳动在他的眼睛里,新鲜花瓣上的水滴在桌子上,整个场景都温柔地不行。

    盖文莫名其妙觉得脸热。

    ——操啊,他现在真觉得自己像有个家了。

    “还好吃吗?里德警探?”这个该死的塑料屁股开始朝他笑了。一定是烛火的原因,奈哲尔这个笑居然看起来一点也不僵硬,让盖文的心都开始加速跳动起来。该死。该死。

    一句“好吃”就挂在嘴边上,可以立刻解决盖文的窘境。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说不出来。奈哲尔望着他,让他像被噎住了一样根本发不了声。

    “……你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做?”他艰难地问道。

    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奇怪的感到自卑起来。里德·盖文是个烂人,烂到爆的那种,甚至会欺负不会反抗的仿生人。操,奈哲尔为什么突然对他这么好?他觉得喉咙里卡着东西,让他咽不下去菜。喉头涨涨的——他大概是想呕吧。

    “这是我这几天的成果。”奈哲尔对他说。

    “……什么?”盖文觉得自己没太听懂。

    “这是来自网上的建议。”奈哲尔耐心的和他解释,“如果想要和一个人拥有良好关系的基础,最好请他共进晚餐。”

    “天……你都在网上看什么东西……”盖文放下了叉子开始狠狠揉脸,这时候脸红就太他妈不对劲了,他警告自己。

    “所以你还喜欢吗,里德警探?”奈哲尔再一次重复。这一切都太怪异了,平静祥和到不真实。盖文开始怀疑自己在做梦。

    “操……我……操。”他撑住头不去看RK900,“我他妈喜欢,行了吧。”

    奈哲尔又笑了。这个仿生人今天为什么他妈的这么好看?还他妈这么蠢,一个劲的对着他笑。屋里面很暖,锅里的东西快要煮好了,开始发出柔和的滚水声。气氛太好了,盖文耳朵都在烫起来。他觉得自己可能早就喜欢这个塑料破烂了,操。

    “那太好了,里德警探。”他听见RK900在小锅温柔的呢喃声中说,“明天有女性约我出去,也许我可以将这次的成功经验应用到她身上,你说呢?”

    ——他果然是在做梦。

16.

    

    “你什么意思……?”RK900看见盖文慢慢拉开椅子站了起来。

    “明天有女性约我出去。”他再次解释道,“是你看到的那五位女性中的一位。剩下四位都表示出——”

    “——你他妈是被包养了?”

    里德警探语气不对劲。RK900察觉到了。他的LED疑惑地黄了一秒。

    “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进行了友好交流。”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急着解释了起来,“是正常的网友关系。”

    盖文怒视着他。“这个晚餐的主意也是她们出的吗?她们邀你出去共进晚餐?”

     “是的,但我——”

    “你觉得没有经验,就拿我来试水?——操。操。我真他妈是个白痴。”

    盖文重重喘着。每一次呼吸都像要砸在地上。他有些发抖,咳呛一般抖出了两声哆嗦着的冷笑。

    “里德警探?”奈哲尔的灯变黄了,他本来想要反驳,但【确认里德警探没事】这一任务覆盖在了上面。他朝着盖文伸出手去——

    盖文猛然打开他的手。奈哲尔手一坠,重重打上了透明沙拉碗。他一愣之下,盖文突然劈手捞过了奈哲尔放在一边的键盘,重重地磕在桌子角上。

    塑料键盘不堪重击,一声脆响后键帽像爆炸一般向四周弹射出去,盘身裂成了两半砸在地上。

    他们一时间都闭了嘴。房间里静得只能听见盖文的喘息声。飞出去的键帽仍在滚动,在地板上碾出轻微的“嗒嗒”声,昭示着刚刚爆裂的余波未尽。奈哲尔的LED闪了闪,终于红了。

    RK900看着地上变成两半的键盘,和那些崩出去的键。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鲜红的数据开始在他眼前结成一张粘稠的网。他感到混乱,又感到焦灼。这让他想立刻去做点什么过激的事情,什么都好。但问题就在于,他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做的,有什么话是可以在现在说的。他在愤怒的边缘,但却感到茫然。

    盖文喘着粗气看着他。他摔了奈哲尔的键盘后终于冷静了一点下来。RK900望向他,敏锐的在对方脸上察觉到一丝没掩藏好的后悔和退缩。

    这时候该说什么?奈哲尔的处理器一片空白,社交界面也悄无声息。他加速搜索起了大量数据,终于找到了一个大概适用的。怎样才能让盖文理解他的愤怒?奈哲尔的视觉模组里红色的谬误提醒疯狂闪烁,机体自检系统也在他耳边尖叫——他需要表达,他迫切地需要。奈哲尔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他需要立刻就说出来,盖文·里德必须理解这个。

    “你——”盖文终于忍不住开口。

    “离我远点,盖文·里德。”

    他听见奈哲尔说。

    盖文·里德震惊地后退了一步。他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出什么。一阵战栗突然在他身上席卷过去。

    RK900冷漠地注视着他的人类搭档。盖文开始觉得那是愤怒了,他的目的达到了。但他的反应呢?里德警探在沉默,这不是RK900所期待的——

    盖文一句话都没说,他开始慢慢往后退去。

    奈哲尔说得够清楚,他不需要再听第二遍了。他大声冷笑,试图表现出不屑来,但那笑声半路泄了气,变成了一声惊慌又失落的喘息,让他觉得实在丢人。盖文转过身向前迈出大步,努力让自己不要显得不要那么垂头丧气。但怎样都掩饰不了他在退缩的事实。

    RK900注视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然后是一声底气不足的摔门声。随即四下里静了下来,很长时间不再有别的声音。没有争吵声。没有枕头摔过来。没有盖文在床上翻身的响动。没有。

    RK900的炖小鱼濮锅了。他走进厨房把火关掉,小鱼已经焦了,翻着白眼躺在那里。他抓着锅盖,望着那几条白眼对人的死鱼,没有再动了。

    他又在那里站了很久,LED始终没有重新变回蓝色。



————————



哇,900G吵架叻。小夫妻好虐。(放屁)

盖文: 卧槽奈哲尔对我放狠话了卧槽

本来还想让奈哲尔直接说guna,后来再想想还是算了(……)blx写手手底下的blx盖文。

其实盖文没注意的是,奈哲尔在网上找的社交联系对象是女人啊。他在学泡妹然后回来泡盖文啊。他只是觉得晚餐比较容易实行不需要太多社交技巧就先做了而已,这么久他也想看到成果了。明天他会去和小姑娘练习约会的。

但是如果盖文不及时发现他可能得一直练到床上去x。

艾伦还没道歉,但不是说就不道歉了。在下一章。

①如果有人不知道的话,第一个是外网最有名的簧片网站。剩下两个都是很大牌的钙片厂家。我觉得你最好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②本来——也——永不得翻身——

③盖文说法克喜欢发一个t还是d的音。duckduck的呱呱叫非常好玩儿。我希望这一幕在你们脑子里有声音。

另外“咱们走着瞧”他也对康纳和汉克说过。

④私设的仿生人电话。在前文Text Talk中提过。下面有链接。

⑤ Rick Blaine,卡萨布兰卡男主。著名台词“Here's looking at you,kid.” 我就没看过能够达意的中文翻译,勉强可以翻译成“敬你的容颜”或“敬你的双眸”。这句话如果你们到下一章还能有印象,会多出些乐趣。

*奈哲尔为什么这么生气?

简单的理解就是盖文摔了他好不容易搞来组装好调试到的心爱键盘。但事实上更深的一层是因为盖文没有尊重他和他的努力,这个是主要原因。奈哲尔半夜练习社交本来就是为了和盖文接下来能够好好相处,结果盖文居然把他键盘砸了还跟他发火,实在是委屈.jpg。他在这方面上受到的伤害远比摔了个破键盘要大。他希望盖文能够理解并给予他尊重,但私设RK900虽然性能先进却是社交废柴安卓,根本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凭着对网络的信任搜了个可能结果,就把盖文吓跑了。

*关于人称

基本上盖文的视角和心理活动都是称呼RK900的大名“奈哲尔”。艾伦视角对60的称呼“伊莱”也一样。当一个人类真正把仿生人当人来看的时候就会习惯性称呼他的名字,可以从一个人视角到底如何称呼几个RK来看出他对RK兄弟的态度。

虽然盖文中途说奈哲尔居然和他谈人权真的好他妈的可怕,但其实作为搭档他对外很是暗中保护奈哲尔的权利和尊严的。大概是觉得这小破机子傻乎乎的,不由得去做了。也可能是因为莫名其妙的独占欲,觉得自己的搭档只能让自己使唤。就和小学蠢货男同学自己欺负喜欢的女同学却不让别人欺负是一个心理性质。

*关于RK兄弟

我每篇都有大量私设,每篇会有或大或小的不同。这里是这篇的。我时间不够写不了长篇,不能全部体现出来,这个就先给大家看着玩儿吧。

私设汇总:

*60喜欢老式爱情片。很喜欢。非常喜欢。《Casablanca》和《The Bridges in  Mandison County》都长期在他周末观影列表上。他上班时间摸鱼大多都是在联网看这类电影。他还喜欢《Grease》和《High School Musical》这种歌舞青春片。艾伦统称它们为“小鸡电影”,60为此挺不高兴的。但其实是觉得艾伦在嘲笑他,受到了打击。

*60情感不稳定,有点PTSD,容易黄圈,紧张时偶尔会有点结巴。我爱死他了,想搞他。有关他的私设特别多。

*900挺不像人的。不凶,很礼貌,但很冷漠。最后爆粗是真的很生气了。机性重,人性还在培养中。也因此比51和60都更喜欢玩键盘。60因为辛苦暗恋整天受折磨,两个有家的兄弟还老是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真的难受,靠玩键盘解压。所以和RK900形成了野鸡兄弟情。51现充,他现在的生活重心放在学习烹饪和攻略汉克上,他才不需要靠这种玩意来弥补心灵空虚。而高端机型RK900则觉得这种低端机械设计就是——很——好玩儿——。别忘了他还只是个婴儿。我小时候就贼喜欢我那个摁#就会唱“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的红色天线宝宝小电话,天天抱着睡觉的。

*51虽然不和60,900他们聊天,但晚上会去找马库斯短信交流感情问题并寻求帮助。这篇和我前面有一篇是有部分联动的,马赛还没在一起,发生了智障事故。

详情点击↓↓↓

 【马赛】 Text Talk

 

至于赛门受伤这部分情节我还没写,是我的下一篇马赛。那篇只有这一部分剧情有联动,其余设定及剧情都是独立的。

*60唱歌很好听,有在偷偷学吉他。但目前还没钱买,只是云学习。51因为给汉克带着听了重金属,喜欢节奏类的,rap唱得很好,但是个跑调鬼才。他每个音都能完美的不在调上。大概就是KB唱卡路里那感觉吧。RK900唱歌没感情,棒读歌词。盖文有心逗他唱过rap,但他还是棒读歌词。飞速念经.gif。催眠效果堪比老师上课。

*艾伦挺喜欢60的,就是那方面的喜欢。但老觉得60讨厌他,一直莫名其妙。

*60当然不讨厌他。他暗恋艾伦很久了,但他不会暗送秋波,只会偷看。然而偷看的时候像在皱眉瞪人。

*关于暗恋60需要和赛门学习一下子。

————————

我淦,这篇居然上两万字了,自己翻着翻着都翻不动,最后屁话还贼多。虽然只是记梗性质文,但还是数次写得我心力交瘁想要弃。实际上本来情感和剧情应该刻画再细,分段再谨慎一点的,但我实在写不下去了。我还要写马赛呢,憋不住了。

时间实在太紧就只能写个大致剧情,求别槽我文笔了。没有那东西。我为了写这玩意儿30篇口试稿才写半篇,但我的假期只剩五天了。

曾经有人劝我,每次发这么多字得不偿失,应该分开来才好。就我这尿性应该是做不到了。昨晚熬夜被我妈强塞了过期葡萄,我觉得那葡萄嚼起来散发出了一股下水道味,估计要闹肚子,就先写到这吧。

感谢阅读。希望你们看得开心。

评论(95)
热度(361)

© 哑泫 | Powered by LOFTER